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奇書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少婦白潔 少年阿賓 都市艷婦

第一百七十七章 山上的道士

      方媽媽和張巧音都驚鄂的看著忽然爆起然后摔倒的張友福,看他臉色煞白,嘴唇哆嗦的樣子,都不免有些害怕,轉頭看看方石,并沒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地方。

    方石笑了笑:“你怎么來了,跟見了鬼似的。”

    “沒,沒啥!”張友福不敢說他剛才看到林樹的頭頂上有一個詭異的、滿是皺著的老臉,正沖著自己詭笑,或許,真的是見鬼了,或許真的有那該死的樹神!

    張友福驚魂未定的站了起來,哆哆嗦嗦的拍打著褲子,一邊偷偷的看向方石,方石笑得很燦爛,似乎還有一點點戲虐,張友福用力搖了搖頭。

    “友福,你還沒有回答我。”

    “什么?回答什么?”

    “你相信有樹神么?”

    “這個,有吧,我相信了。”

    “很好,就這么說好了,一會你帶巧音去派出所,給嬸子送早餐去,順便告訴警察,是樹神作祟,嬸子只是很倒霉的不小心得罪了樹神,只要請人做個法事就萬事大吉,至于醫生,我看沒必要了,這是家庭糾紛,不是刑事案件。”

    “哥?!”

    “好,我這就去。”

    “急啥,先吃飯,媽,準備個飯盒,給我嬸子裝點東西過去。”

    “我爸呢?”張友福問道。

    張巧音哼了一聲,方石笑了笑,餓這個家伙一頓也是應該的,真的大難臨頭各自飛么?

    ......

    不知道張友福兄妹是怎么跟派出所說的,反正到了中午時候。大嘴嬸就高興的跟兒女一起回來了。

    張老摳在家里有沒有再被收拾一頓不知道。反正到了傍晚。大嘴嬸帶著豐盛的祭品,以及自己的一家人,到了大槐樹下,虔誠的向樹神祈福告罪,方石也呆在一邊看著,他還希望那人出來搞事,好一舉將之擒獲,誰知道竟然沒見到有人出手。這么好的機會他們怎么會不加以利用呢,或許,是因為時間太緊沒有反應過來吧。

    很快,團年飯的時間到了,大家各回各家,村里的爆竹聲響徹了夜空,又是一個熱鬧的新年啊!

    方石站在院子里,踩著滿地的紅紙,聞著空氣里好聞的硝煙味道,仰著臉聆聽著代表著團圓和幸福的喧囂聲。想著孤身在山城的弟弟,還有遠在天南地北的朋友。還有妞妞和蕓兒那可愛的小臉。

    方石掏出手機,給大家,包括兩個小朋友發出了一張燃放鞭炮時拍下的相片,然后奉上最誠摯的祝福。

    第二天,方石在早餐桌子上看著手機里的短信,他驚訝的發現,自己的手機里已經塞滿了祝福的短信,蕓兒和妞妞的也少不了,還有李奶奶一家子,竟然還有謝鄢和夏雨瑤,真是讓人吃驚,似乎自己昨天忘記了這兩個美女。

    吃過飯,方石跟著媽媽去給長輩拜年,然后媽媽回家,方石自己去相熟的人家轉轉,紅包發了不少,幸好,方石派發的紅包里面只有十元,意思一下而已。

    到了村長方洪喜家里,村長家里竟然有個中年道士,看來方洪喜的動作不慢,真的請了人來準備做法事。

    “洪喜叔,新年好,祝您新的一年身體健康,事業興旺,財源廣進啊!”

    方石遞了顆煙給方洪喜,方洪喜正當壯年,有些雄心壯志,而且這人并非是一心土里刨食的農民,村里的整體承租就是他搞的,大菜籃子工程也是他弄出來的,未來的蔬菜基地自然也出自他的手筆。

    說起來,這也是個能人,方石還是很佩服這位精明的農民的。

    “呦,咱們的大學生回來了,承你貴言了。”

    接過方石的煙點上,方洪喜的老婆抓了糖果瓜子招待方石,方石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笑瞇瞇的打量自己的道士,一邊扔了一個望氣術過去,一邊笑著問道:“這位道長是請來幫大嘴嬸做法事的?”

    “是啊,大嘴...呸,張家媳婦的事情很是蹊蹺,也是他家求上門來,我才到山上松風觀里請了天青道長來幫幫忙。”

    方洪喜的嘴里有些撇清的意思,他是怕別人說他迷信,有些事能做不能說,有些事即不能說也不能做,不過讓別人做就無妨了。

    “原來是天青道長,幸會!”

    方石拱了拱手,天青道長一愣,隨即趕緊豎掌為禮:“貧道天青,有禮了。”

    天青道長的氣運是‘0,0,7,白色’

    這說明自己沒看錯,這個道士基本上是個混飯吃的,又或者,是個心有余而力不足的苦逼道人。

    “道長是高人,不知道怎么看待我們村里最近這些事情呢?”

    方洪喜的眼神一縮,方石可是有些反客為主了,而且他這個做派看起來絕不像是個愣頭青的大學生,更像是一個老江湖一般,天青道長也收起了應付的態度,正色看著方石。

    “這位先生...”

    “我忘了自我介紹,我叫方石,是方村長的子侄,上過幾天學,現在在鵬城打工度日,不過我自小就對練氣求道、降妖伏魔的事情很是感興趣,所以好奇問問,呵呵...”

    “好奇啊,”方洪喜松了口氣,隨即又說道:“我雖然是個無神論者,不過,這世界上未解的事情很多的,你說是吧!而且村民的思想也不是一下就能扭轉過來,有時候要順勢而為,順勢而為,呵呵...”

    “洪喜叔說得沒錯,我相信舉頭三尺有神明,人需要有些敬畏心,如果天不怕地不怕,人會做出什么事就不好說了,當然了,我也不是迷信,我只是覺得像天青道長他們這些人,應該是在研究一些我們還不知道、不明白的事物道理而已,天青道長。你說是嘛?”

    “很對。很對!我們修道者求的是道。至于未知的東西是肯定存在的,我們正是致力于研究這些未知的東西罷了,姑且稱之為神鬼,也不過是個名稱罷了,神明即為道,神仙為至人,他們也還是人。”

    方石看著神侃的天青道長,笑瞇瞇的等著他說完。才不緊不慢的問道:“天青道長,您怎么看我們村里這些天發生的事情呢?”

    “可能確有樹神作祟,也可能是有別的什么不干凈的東西,不過不管是什么,做法驅邪之后,一定能還石溪村一個太平,這點貧道還是有把握的。”

    “樹神又是什么呢?”

    “某種未知的存在,萬物皆有靈,何況生長了幾百年的老樹,它身上承載著什么。我們暫時猜測不了。”

    方石呵呵一笑:“那不知道道長打算什么時候做法,可需要人幫手啊?”

    “方先生想要來幫忙么?”

    “是啊。正好可以參觀一下,滿足一下自小就存著的愿望,怎么,不合適么?”

    “沒什么不合適,既然如此,方先生就留下幫忙吧,今天下午開始準備,明天早上就開壇做法。”

    天青道長看了方洪喜一眼,方洪喜暗暗的點了點頭,幫忙是沒問題的,他只想盡快將方石打發走,然后他還有很多話要跟天青商量呢。

    方石很善解人意的告辭了,說是吃過午飯就來幫忙,方洪喜笑呵呵的將方石送出了門,思索了一下方石的目的,最后也不得要領,只好暫時不去想了,先將這個突發的事情擺平了再說,這事的發展怎么有點不受控制的感覺呢,方洪喜心里確實有些不安。

    ......

    張巧音聽說方石要去給山上的道士幫忙,也自告奮勇要去,不過被方石以女子不吉為理由給擋了回去。

    根據張巧音的說法,大嘴嬸情緒雖然有些低落,但是問題不大,她正憋這口氣要尋那些散播流言的人的晦氣呢,看她精神十足的樣子,張巧音也放心了。

    下午,方石果然到了村委的院子里幫忙,那道士正在準備各種材料,有方石和方洪喜另外派來的兩個人幫忙,三人的速度很快,買東西的買東西,做準備做準備,后來張老摳父子也來協助,到了天黑時,連祭祀用的三牲饅頭、祭禮祭品什么的都準備好了。

    弄好了東西,將一應事物都放進村委的小倉庫里,天青道長打發了幫忙的人回去,正準備去村長家吃飯,卻發現方石還站在門邊上似笑非笑的看著他呢。

    “方先生,你怎么還不走?”

    “天青道長,如果這些祭品忽然間被破壞了,你覺得會發生什么?然后你又打算如何解釋?”

    “這個?會么?”天青道長皺著眉頭不解的問道。

    “天青道長,您真的以為大嘴嬸的事情是鬼神作祟?”

    “這...”

    “如果這事是人為的呢?我想,僅僅破壞祭品是不夠的,最好的辦法是讓您,這個始作俑者也跟著瘋了最好。”

    “你什么...意思?”

    看著天青道長一臉鐵青,跟見了鬼似的樣子,方石笑得很開心:“天青道長,您不會以為這事是我做的吧?”

    “當,當然不會,只是,是,誰?”

    “我怎么知道,您不是應該更清楚么?”

    “我,我清楚什么?你...”

    方石笑呵呵的注視著天青道長,看得他額頭直冒汗,終于,方石開口道:“天青道長,鬼神真的存在么?你確定有樹神?”

    “昂...是,不,不是。”

    “那么,樹神到底存不存在呢?其實,樹神是否存在我不知道,但是我卻知道,樹神的性格一定很貪婪,非常貪婪,一個貪婪無度的神?呵呵...我很想請問道長,神明頭上還有神明么?他能如此貪婪就不怕因果報應?”

    天青道長咽了口唾沫,一陣風吹過,天青道長只覺得渾身發冷,這才發現,不知何時自己出了一身的汗。(未完待續請搜索飄天文學,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 我叫術士 http://www.evyqqn.live/5/5598/ 移動版閱讀m.qishu777.com )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返回奇書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