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奇書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少婦白潔 少年阿賓 都市艷婦

第五百一十五章 租房

      “你看,這房子四房兩廳,坐北朝南,南北還通透,采光和通風效果都很好,最重要的是有兩間大房兩個小房,三個洗手間,最適合你們一家居住,而且房租還不貴...”

    楊玄義巴拉巴拉口若懸河的介紹著房子的優點,比專業的房屋中階一點也不差,他之所以如此努力的推銷這房子,蓋因這個房子距離他住的地方只隔一棟樓,以后喝茶聊天探討交流多方便啊。

    方石很感興趣的四處看著,風水什么的他一點都不在意,這個對他來說隨時都可以改變的,采光通風當然很重要,最重要的是兩個主臥室的設計,這個好,將來老媽過來住方便,弟弟小兩口也不能住小房間是吧。

    站在朝南的大陽臺上朝下看,能俯瞰小區的花園和水榭,荷池垂柳,曲徑幽林,可以說是賞心悅目,極目遠眺,雖然南邊還有大廈阻擋視線,不過因為距離較遠,視野的開闊性很好,一點不會覺得局促。

    平心而論,這真的是一個不錯的房子,只是這樣的房子租金肯定也不會便宜。

    “楊老,您說租金不貴到底是多少,我的情況你還不知道么,太貴了肯定是不行,這里是中心區附近,又這么大的面積,樓齡也不長,還帶裝修,廚房洗手間電器、空調照明都有,這能便宜得了?”

    “嘿嘿,真的很便宜,面積一百四十,租金六千八。”

    “這么便宜?騙人的吧?”

    方石吃驚的看向楊玄義,楊玄義得意的撫著胡須:“沒騙你。真的就是六千八。這戶的戶主我還認識。”

    “那...這里面肯定是有原因的?不會是有什么事求著我吧?”

    “呵呵...說對了一半。”

    “一半?”

    楊玄義笑著說道:“一半。其實這里原本的租金是二萬三,不過租出去之后很快就被退房了,一次兩次,每次都是這樣,結果這房子在周圍房地產中介的圈子里都成了名宅了。”

    “莫非這房子鬧鬼?”

    “不愧是方大師,一猜就中,哈哈...”

    “還真是鬧鬼的房子?不對啊,根本就感覺不到有什么不對的地方。”

    “如果那么容易的話。人家早就請人解決了!”

    方石看了一眼楊玄義,恍然道:“所以,你也是這么認識這個戶主的?”

    楊玄義一點也不覺得不好意思:“沒錯,我也來這里看過,愣是找不出任何原因,但是住在這里的人卻根本就住不下去,用不了幾天就退房了,有不信邪的房屋中介自己來這里親身體驗過,過后就堅定的宣揚這里是鬼宅了。”

    “那您老沒來住過?”

    “有,不過我倒是沒有發現什么。”

    “明白了。只影響普通人,有點意思。那我能不能在這里呆一晚上看看?”

    “能啊,只要簽了租約,你愿意呆多久就呆多久。”

    楊玄義笑瞇瞇的說道,方石立刻就明白,如果自己直接將問題給解決了,這租金可就不是六千八了。

    “行,那就簽下來吧,六千八,也不便宜啊!”

    “應該沒問題吧,你出一些,你弟弟出一些,再加上原本村里的土地的租金收入,真要省錢,其實你大可以找李君武阻個房子,這家伙是開發商,隨便給個成本價就行了。”

    “算了,麻煩人家不好,就這樣吧,約戶主來簽合同吧,房子挺好的,我會盡快搬進來。”

    ......

    方石將海綿床墊卷成了一個卷,然后枕頭被單包成一個包裹,背上一個裝著換洗衣物的包和電腦就出了門,陳必信早在門口等著,他就專業的多了,一個半人多高的野營背囊,里面帳篷睡袋都是齊全的。

    “我說,你去湊什么熱鬧啊?”

    “漲漲見識唄,另外,我也去看看地方,順便找個房子租下來,繼續跟你做鄰居。”

    “呃...隨便吧。”

    有陳必信的車子,方石也不用走路了,雖然走過去也不過十幾二十分鐘而已。

    到了小區給楊玄義打了個電話,楊玄義拿著鑰匙來了,將東西先放進房間里,然后三人下樓吃飯,楊玄義也不請方石到自己家里,怕拘束,三個人就在小區門口的酒樓里吃了一頓。

    完了陳必信又到便利店里賣了一堆零食和啤酒拎著上了樓,三人回到空蕩蕩的房間里,就在木地板上席地而坐,吃著花生喝著啤酒談經論道,倒也不亦樂乎。

    時間過得飛快,很快就十一點了,方石停下話頭,瞇著眼睛朝客廳南邊的陽臺看了看,在楊玄義和陳必信好奇的注視下,起身將陽臺的落地門給打開了,門一開,一股夜風呼呼的吹了進來,頓時將房間里灌滿了一股略顯潮濕的花草味道。

    “阿信,你坐著感覺一下,有什么特別的么?”

    陳必信聞言點了點頭,閉上眼睛感覺了一下道:“似乎有些陰冷。”

    “楊老,將燈關了。”

    楊老起身‘啪’地一聲將燈給關了,明亮的客廳頓時黑了下來,但是并不會全黑,外面鄰居家的燈光,樓下路燈的光線,還有遠處道路上的光線都會投射進來,這個亮度看報紙不行,但是并不影響正常活動。

    “好像更冷了。”

    “現在可是初夏,怎么也不該用冷來形容。”方石說了一句,陳必信心里微微一顫,雖然他明知道這是陰煞之氣在起作用,但是仍然有些揣揣的。

    楊老早就抱著一個羅庚在四處轉悠,但是看了半天,愣是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小方,怎么羅更上看不出異常來?可是阿信明明已經感覺到了陰煞之氣吧?”

    方石笑了:“楊老。根本就沒有強到能讓你觀測到的陰煞之氣。而是共鳴。”

    “共鳴?”

    “對。共鳴,好了,你們都到陽臺這里來,朝下看看,會看到什么?”

    楊玄義和陳必信跑到陽臺上,扶著欄桿朝下看去,但是除了小路上的燈光之外,也就能看到荷塘上的點點反光而已。

    “這...看不到什么啊?”

    “注意那些燈光。”

    “燈光...難道是星局?”

    楊玄義看了半天。如果非要用星局去硬套的話,確實也能在這些燈光里找到一個星局,只要燈光夠多,而且是彎彎曲曲不規則分布的,從中找出個七星局、三星局不是很簡單的事么!問題在于這些形似的星局真的成立么?

    方石的優勢在于他一雙肉眼就能看到氣息流動,現在陰煞之氣活躍,有燈光偶然組成的星局也就變得十分明顯,方石居高臨下一眼就能看到,這里確實碰巧形成了一個星局,不過這個星局的效能很弱。

    “沒錯。就是星局。”

    “可是...這是碰巧?”

    方石點了點頭,陳必信疑惑的問道:“方石。如果真的有個不好的星局影響,那么應該影響的絕不止這一戶吧?”

    “那個星局誰說是不好的星局了,恰恰相反,那是一個寧神的星局,因此夜晚在花園里散步會有寧神的功效。”

    楊玄義和陳必信互相看了看,兩人都愣住了。

    “小方,這...既然是好的星局,又怎么會在這個房間里形成不好的風水效果呢?”

    “問得好,這就要看星局的效果是如何在這里形成共鳴的了,你們看屋子的天花上。”

    兩人抬頭看去,天花上除了一盞呈梅花狀的吊燈就什么都沒有了,方石到底要他們看什么?

    “注意那些晃動的光線。”

    “晃動的光線?這是...水面的反光?”

    陳必信盯著看了好一會,才發現整個天花似乎都在輕輕的晃動,原來這是從水面上反射過來的光線,會隨著水波晃動,結果盯著天花的時間長了,竟然有種暈眩的感覺。

    “就是這個?”

    方石點頭:“就是這個,這晃動光影與下面的星局對應,但是下面的星局是穩定的,這個倒影卻是不穩定的,因此帶來的效果正好相反,事實上,這股不穩定的光影充斥著整個客廳,就算開著燈,這種光也是客觀存在的。而這些光跟房間里在夜間升騰起來的陰煞之氣互相作用,形成了一個不良的共鳴,還有,這房間里面的幾處玻璃反光面也有推波助瀾的效果。”

    陳必信恍然:“那,是不是裝個厚厚的窗簾就解決問題了?”

    “治標是可以的。”

    “治本呢?難道將下面的水塘給填了?”

    “呵呵,那還要術士干什么?只要在陽臺外沿布置一些細葉植物,然后在客廳里布置一個帆船或者不倒翁形制的鎮物就可以了。”

    “就這?”

    “可不就這么,改善風水的難點在于精準的找到問題以及準確的衡量風水改善措施的效果,至于改善的辦法,其實總是不成為問題的。”

    楊玄義和陳必信一起點頭受教,不過陳必信還有一個疑問:“方石,我還是有個疑問,受到這個反光影響的肯定不止這個房間才對吧?”

    “焦點的道理你懂不懂?”

    “難道這里恰好是焦點,可是,水塘是個平面...”

    “水塘是平面,難道空間也是平面?空間里運動的陰陽氣息,形成了空間的扭曲,很巧合的,這里就是焦點。”

    陳必信張大了嘴,愣怔了半晌,隨后頹然嘆了口氣道:“這種事情也就你能做得到,還要考慮空間扭曲?誰能算得出來啊?那只能靠實地觀測了。”

    “沒錯啊,風水學本身就是經驗科學,呵呵。”(未完待續。。) ( 我叫術士 http://www.evyqqn.live/5/5598/ 移動版閱讀m.qishu777.com )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返回奇書網首頁